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奔牛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奔牛配资

奔牛配资:大搜车姚军红:目前汽车产业协作很少 导致资源浪费

时间:2019/6/6 19:02:11  作者:  来源:  查看:199  评论:0
内容摘要:  6月6日下午消息,在2019中国汽车经销商大会暨百强发布会上,大搜车创始人兼CEO姚军红发表演讲称,“今天去看我们所服务的汽车产业,它是一个非数字的文明。整个产业链接很长而协作很少,这导致巨大的资源浪费。要去推动一个行业的发展,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发现浪费,把它解决掉。”  在演...
  6月6日下午消息,在2019中国汽车经销商大会暨百强发布会上,大搜车创始人兼CEO姚军红发表演讲称,“今天去看我们所服务的汽车产业,它是一个非数字的文明。整个产业链接很长而协作很少,这导致巨大的资源浪费。要去推动一个行业的发展,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发现浪费,把它解决掉。”

  在演讲中,姚军红谈到了4个写作协作,第一个结构是新车流通的协作网,第二个协作方式是二手车,第三张协作网络是金融和产业的协作网,第四个协作网络就是流量和产业的协作网络。

  在姚军红看来,今天的汽车处于处于工业文明,处于典型的工业文明的链状的协作网络状态下。“我们有可能走向的方向是什么?全行业团结,走向网状的陌生人协作网络,拥抱互联网。”

  以下为姚军红演讲全文:

  中午了,快吃饭了,中午好,非常有幸跟大家在这里分享一些我的想法。今天我们行业面临很多问题,这些问题我就不说了,因为我也不擅长,我想我们还是要一起去探索有可能的出路和方向到底在哪里。

  其实汽车产业本身是一个在整个社会产业中的一部分。所以我想可能我们是不是有机会用更宏观的角度去看,从整个人类文明,从整个商业形态历来的变化中去找,也许能找到汽车产业未来有可能的一些方向,当然未必正确,我想在这里跟大家做一个分享。

  这张图是前两天我在一个国家经济学教授那里找的,这张是个全球GDP的增长图。从2011年到2015年它的发展路径,在这张图我们看到很奇怪的一条曲线,之前非常平缓,近几年极其陡峭,整体的全球经济的增长率非常之高。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历史经历了2000多年,这2000多年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些因素在主导或者是推动整个经济和文明的发展,因为文明和经济本身是绑在一起的。在这个图之外还有一个采耕文明,那个时候男的去打猎,女的采摘,以部落为单位,是一种家庭协作式的。这个文明有多长 可能我们今天讲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千年多少万年我们是讲不清楚的,但是我们可以知道那个文明过程中的经济是非常不繁荣的。后来就有了部落慢慢聚集在一起变成了村落,村落慢慢变成了城市就开始进入了农业文明。农业文明我想,它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形成了区域化的家庭间的合作,就是说有人作铁匠,有人做木匠,有人种田,还有人开酒馆,这个时候农业文明的时代其实周期比采耕文明时间要短,但是这个过程比之前的经济发展好,而且开始孵化了一些比较低级的科技。

  农业文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两千年其实也不怎么变化,除了(换换地),不断的(换换地)打仗,也没什么变化。一直到14世纪,14世纪我觉得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发明,这个发明推动了后来工业文明整个孵化出来的源泉,就是有了资本。因为在14世纪之前人和财产是绑在一起的,就是我有多少财产,我有多少地,我有多少房子,我增加了收入之后我就继续买地,它是没有把财产分离的,在14世纪整个全球开始孵化了比较初级的。就像我们这么多房子里的人大家把钱放在一起,有多的人就放在那里存起来,有人要用钱的我就可以从他那里贷款,这个时候协作产生了多维的元素,就是产生了资本。怎本本身有个特点,我们发现这群人里谁最聪明,聪明的人拿到钱他去搞发明,发明出来之后我们再投钱,让他去搞生产,公司就是在有了资本之后才有的一种初步的形态。

  所以在14世纪就孵化了大量的发明一直到18世纪爆发工业革命,真正工业化生产开始。我觉得在工业时代,工业文明里它的协作其实是一个链条式的熟人协作。比如说咱们做汽车的,汽车生产厂家发展了很多经销商,经销商又发展了很多下游的经销商和服务商,这张网络是全球化的链条式展开的。在工业时代刚刚工业革命刚开始的时候,全球还有一些,因为那个时候的公司都是有军队的,当年的东印度公司,他们是以产品为轴线,把他们的产品通过殖民的方式全球输送,链条式的展开整个协作网络。工业文明的发展其实它的经济进步也是比较快的,到了20世纪,有了计算机,到了1969年有了互联网,1969年的时候我认为人类协作史上第二大伟大的发明互联网出现,就有了互联网,有了互联网之后协作的形态产生了变化。其实协作形态产生变化应用的最早的领域依然是资本金融领域,因为它有钱。就像我们今天从银行拿了一笔钱其实你根本不知道那个钱是谁的,我们的钱放在银行里,我们也不知道这个钱被谁在用。整个数字文明、信息文明孵化了一种新的协作形态,是网状结构的一种陌生人的协作网络。就像我们今天去看全球化经济,全球化经济其实它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互联网体系之上的,

  当然我们也能看到一些例子,前几天我看华为的任正非在接受记者采访,他讲了一段话我觉得挺有趣的,他说我有备胎,但是我依然要买美国的产品。我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琢磨了好几天,因为我很奇怪因为这种话在我听来我如果做决策的话,或者在座的做决策的话可能我们会决策用自己的产品,因为明明我用我自己的芯片,我每个芯片可能是5美金,我一年可能能多得几亿美金的利润,同时还能培养我自己的芯片产业,为什么我有备胎,我依然要买美国人的产品呢,我为什么还要买因特尔的产品呢。后来我琢磨也许是这样的,当然不一定对,他的90多个供应商应该在全球各个领域都是极其顶尖的单项冠军,比如说芯片冠军,操作系统的冠军,设计的冠军。那么他不希望离开这个冠军支撑的生态系统如果他自己有了芯片因此他就用了自己的芯片,离了因特尔的协作网络,因特尔的那么多博士从此以后不会为华为工作了,反过来有可能为他的竞争对手工作。

  因此他的敌人是谁,他的敌人是通讯上,是朗讯,是爱立信,是那些公司。他的供应链是谁?供应链他找全球最牛逼的人让他们赚到钱,继续投入研发,继续帮助它建立他的体系。所以前段时间我在公司的管理群也发起了一个问题,我说我们是不是可以讨论一下华为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我给了他们一个不一定正确的答案,华为最核心的竞争力是第一,它有一个18万人组成的全球性的自有的协作方式,5G的很多技术都是俄罗斯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发明的,这是它最核心的竞争力,它组织全球最顶尖的18万人在一起。而且我们也知道华为向来给工资是非常大方的,一般来讲全球的高校最顶尖的人都被这些公司请走了,然后形成自己很强大的18万人的协作网络。

  第二,基于内在的18万人的协作网络建立了全球几百万人的协作网络,在这个协作网络上孵化了技术和产品,奠定了华为今天的组织内容。所以我觉得在真正的数字文明里我们要去打开看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那么今天我们所处的汽车行业是什么样的呢,我这里有一个简单的总结:就是说每一种文明它所参与的角色是右边的部分,每一种文明把这些组织起来的组织形式是左边的部分。比如说采猎文明它的要素只有一个,以人,那个时候科技几乎没有,石器时代没什么科技,就是一个要素人,组织形式是家庭协作,所以发展的非常缓慢,它整体出来的结果也比较弱。

  第二个阶段就是农业文明,农业文明的时候增加了一个要素,就是孵化了一些低级的科技。比如说造纸术,指南针,火药,都是在农业文明的时候孵化的一些比较低级的科技。它的协作科技是以地域为中心的科技,一个地域的人相互协作,一个地域的人相互协作,它没有远程的协作能力。

  好了,到了工业文明,它有了三个要素,有人,有科技,有了资本。然后它的协作形态形成了跨区域的协作,就是链式展开,在全球化一条链路这样的协作网络,以产品为核心,就像我们现在说日本汽车全球化,美国汽车全球化,一条一条链路出来,一条链路出来的。那么德鲁克的管理学理论其实就是链式协作网络的管理体系。

  再往下看,数字文明,其实参与的角色是人、科技和资本。但是它的相互作用,比如说互联网的发明带来了全球金融一体化,把全球金融的协作能力极大的强化。同时手机带来了人人在线,我每个人都实时的连在互联网上,让人的各种各样的协作能力都在互联网上开始发挥,没有互联网的时候其实人的参与协作依然是有物理界限的,但是有了互联网就可以不同界限的不同地方的协作,陌生人可以产生协作。它的协作形态是网重的陌生人的协作,就是它有一张网,你连上去,那个网里原有的结点都会跟你产生作用。你又会成为那个网里的新的结点,为所有的那个结点上的那个网上的其它结点产生作用。

  比如说我们抛开汽车产业去看服装,因为服装是虫二零零几年开始就由淘宝推动,开始由互联网改造的产业。以前服装产业是有人自己做生产,自己做品牌,自己开店,自己去找客户,自己去搞物流,自己去找客户服务,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做的,但是今天被互联网改造了15年之后的服装是什么样子?在中国最好的服装生产是(红立),而且有可能未来全球就有那么一两家企业就供应着所有行业的生产。就像前几天郭台铭放话,我听着也很不爽,说中国政府能怎么样,拿我怎么样,我随时可以搬走,他还不敢让我搬。为什么,全球的手机生产供应链底层被他吸了。但是他为什么吸住,就是因为他在那个单项上越来越强,专门有人做品牌,现在我们的服装品牌其实已经非常品牌了,淘品牌很多已经做上市了,他是专门做品牌的,其它的生产也不是它的,好多东西都不是他的,专门有人做运营,专门有人做快递,快递也已经变成了上市公司。专门有人帮你找流量,那些小网红每天在那里搞表演,带货。其实网红跟那个生产者根本没关系,一群的小网红在帮助这个产业拉动流量。然后专门有人做服务,所以这就是很典型的网状的模型人协作网络,改造了一个链状的熟人协作网络,产生了更大的效率。因为传统厂商很多被打掉了,是结果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协作的能力更强。

  那么我们今天的汽车处于什么呢?处于工业文明,典型的工业文明的链状的协作网络,这种状态下。那么我们有可能走向的方向是什么呢,全行业团结,走向网状的陌生人协作网络,拥抱互联网。前两天我在一个经销商集团我们在聊,他有52还53个店,但是他有23个品牌,在一个省,这个时候其实在链状网络里是弱势,就是它没法协同化,我一个品牌就一个两个,我跟厂商也没办法弄,我内部调货也不好调。但是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从趋势的角度去看它有可能变成优势。我觉得我们这个产业是很浪费的一个产业,丰田店里的客户难道他只买丰田车买,本田店里的客户难道就只买本田车吗,不是,那个时候客户有两三个品牌在选择。但是你只卖本田车不就是浪费吗,如果说在一个趋势上我有23个品市,我让23个品牌的每一个店都做成客户入手,只要触达我一个店我一定转化他,因为我有23品牌来对付这一个客户,这就是网状结构带来的协作的提升,所以由此我觉得我们有可能的出路,就是做流通平台的大协同。

  大搜车因为是一家,反正我觉得我们是个门外汉,门外汉一只脚踩在行业里,一只脚还在外面看。在去年的时候我们真正明确了我们使命,我们希望推动这个产业从工业文明走向数字文明的时候做一点贡献。所以我们定义了我的使命叫“推动汽车产业数字文明”,我们的一些基本做法,其实走向数字文明主要是两步,第一步就是线下单元的数字化,你不数字化是无法参与协作的,我们也不知道货有多少,在哪里,银行也不知道你有一笔交易,相互之间是割裂的。所以我们第一步其实全行业要做的一件事情是数字化,我们在过去几年要做一些工作。我们通过并购包括我们自己做软件,我们连接了30%左右的4S店,连接了百分之六七十的二网,连接了百分之八九十的二手车商,我们最早是从二手车领域开始推动的。

  这些单元数字化的越多,全行业打开协作的机会就越大。

  第二步,就是形成一个基于互联网的汽车产业的协作网。我把这张网分成四个协作网:

  第一个结构是新车流通的协作网,今天的新车流通,我们刚才也说到了其实经销商集团之间,店与店之间的资源打通,形成网状结构的协作我认为是一个离我们很近而且必要做的事情。我们最近有一些产品在让一些经销商做实验,就是它的销售打给顾客的时候,那个电话是在APP里播出的,号码是归属4S店的。这个电话里他跟这个客户讲的所有的内容全部被录音,同时全部变成文字存储下来。比如说一个奉天店的销售给客户打电话的时候,客户说我同时在看本田,那个车也不错,那个吉普的什么什么车也不错,这两条信息会被系统自动抓取,抓取之后如果你的集团里有一个丰田店,标准话就是我们听本田店的销售谁谁说你还在看丰田,我们是一个集团的,然后你有没有这个需求。这就是很简单的形成流转的协作。 第二种协作,现在其实二级网络里的客源量是很大的,但是他们在大量的浪费客源,因为它有很多问题,形象不好,没有货源,很多不确定性。那么整个4S店的体系的网络和二网之间的协作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充分。包括帮助二网作客户出口那一端能不能做得更充分,这几个环节一旦打通之后整个新车会形成一个网状的陌生人协作的网络,这是其中的一个协作方式。

  第二个协作方式二手车,因为过去其实4S店里新车的生意很好,所以大家不是很关注二手车的生意,但是到了今天我们也要看,因为二手车一方面它一定会自然产生,越来越多。同时二手车的置换能力会越来越影响新车的销量,所以我们在去年我们就并购了车易拍。我买车易拍的逻辑很简单,我希望把车易拍乐得能力并入到这张协作网里来,而不是想把车易拍干成中国最大的拍卖公司。所以我最近也跟一些4S店集团的朋友在聊,我说我把车易拍沉淀了12年的经验,12年的系统和12年的买家都送给你,再加上这张本身的协作网里大搜车发展的46000多家二手车商也连接给你,支持你做你自己的拍卖公司。当然我有一个条件,我是希望我们两个能够(结清),给我10%到30%的投资权,我出钱我投资就可以了,我不要今天的经济利益,我要生态的利益,我们共享未来的资本利益。因为拍卖这个事情在中国百亿美金的公司一定会有,一定会出现,只是谁的问题,我认为我后来跟(许天)聊,我们以前是融资,我们今天要变成融资源,有资源的人绑在一起,到哪天成熟了我们一起去资本市场再投资。这样的话就会形成一种新的协作网络,你有车源这边有系统,那边有买家,大家一起协同,协作起来。当然我们也在尝试打通,从二手车商能够触达消费者的协作网络。

  第三张协作网络是金融和产业的协作网,前几天我们跟中国银行签了一个战略合作,要再中国首家在线汽车银行。因为金融的一句定语叫“金融是基于信息的一种,有信息,金融服务才能做,信息不完整金融服务不会完整的。信息越充分,金融服务越充分,就是这样的。以前银行和我们之间是物理连接,我们发生了什么我们的顾客发生了什么,我们的车发生了什么,银行都不知道,所以大部分银行都采取用担保公司来承担风险,因为你没有信息给他们,他自己不敢做。这个中间的结果就是什么呢,信息不畅带来的成本上升,就像美国,美国的汽车贷款是从1.8年化利率开始,当然它也有20%,不同的人群。中国的年化利率新车是最便宜的,也得五六个点起步,像我们最早做二手车15个点起步,十四、五个点起步,这就是两个协作网之间不通常带来的很多问题。


  第四个协作网络就是流量和产业的协作网络。今天汽车流量不缺,中国有非常多的自媒体人,他们手上每天会有十几、二十条的线索,但是这十几、二十条的线索给谁呢,卖给谁都不合适,所以最后只能卖给垂直网站。垂直网站一旦全部集中之后产生了不同的议价能力,没有真正普惠双方。所以我们认为我们要建立在平等普惠的所有的流量和产业之间协作的一个平台,让一个自媒体每天只有一条线索依然可以帮助这个行业。让所有的人可以直接对这个行业公平的去标出你们的价格。

  这是我们在做的一些事情,当然我们也是认为我们今天这个行业正处于工业文明向数字文明走的这个过程,我们希望能够联动整个产业,一起去尝试推动。我在内部也说,我们这家公司就是一家(胶水)公司,我们是负责连接的,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实体,我们没有自己做实体的能力,我们做胶水把整个产业慢慢连通起来,慢慢让这个产业能够基于互联网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谢谢大家!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博时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